当前位置:亚洲杯足球盘口 > 社会科学 >

天高任鸟飞 鹫类知多少—新闻—科学网

发布时间:2017-12-04 阅读:

  天际鸟多少知道飞鹰的种类 - 新闻 - 科学网

  高空秃鹰,猛禽中的巨人。在中国还有另一个着名的名字:山雕。秃鹰羽色淡褐色,下弯弯曲的嘴巴,颈部细长,裸露的头颈部稀疏的白色短发,身材巨大,长约1.1米,重约10公斤,翼展可达3米,大多在海拔2400米〜4800米高原或高山活动,如游荡在身边,活动半径几千公里。

  最近,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马明的“新疆秃鹰”惊奇地发表这是中国第一本关于金鹰的书,相对于国外的研究和大量的资料,中国文学老鹰的种类很少,研究还处于初级阶段。

  几乎是一片空白

  世界上只有23种鹰类,中国约有8种,占很高的比例。马明解释说,国内的物种的分类学,形态学等都是可以找到的,但是这样的工作是100年前在国外的事情,我们开始做背景调查,对一切都有了更深的了解,当然,深入研究。

  中国金鸟的生物学和种群分布还缺乏完整详尽的研究,甚至有些文章将秃鹰与秃鹰混为一谈。马明直言,与国外相比,国内的研究几乎是一个空白的兔子种类,空白是指深层次,如山秃鹰射精时?鸟从窝里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时候?一窝多少个鸡蛋?还有很多。

  中国有四种以上的秃鹰,种类很多(8种),种类繁多(数万种),大量省(大面积),存在很多问题。少一个意味着少文学,这意味着低的关注。自1949年以来,中国已经进行了多次综合科学考察,并有一些鸟类学研究,但气候难以形成。 70年来,新疆从事野鸟研究的人员不到30人。到目前为止,已经完成了“中国动物学家”的13卷,唯一还没有完成的是猛禽。国内没有特别的猛禽杂志。这与国外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究其原因,马明认为有几个主要方面。

  首先是缺乏资金。研究的人力和物力是不够的。中国从事鸟类研究的人比较少,大部分都是一些中等和知名的品种,因此对猛禽的研究甚少。

  其次,birds鸟栖息地比较特殊,多数远离高山,位于高海拔,悬崖峭壁,危险系数高,观测难度大。

  第三,猛龙位于食物链顶端,数量稀少,难以找到,不容易找到,也没有研究过怎么研究。

  第四,所有猛禽都属于国家动物保护范围,禁止采样,采样,抽血,过度干扰不准。

  在山的悬崖上找到一个巢

  2012年,马明申请了中国首个金鹰奖基金项目,率领该队开始对新疆秃鹰进行研究。他告诉记者,他们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找到秃鹫巢。只有找到一个巢穴,才能将秃鹫锁住,盯住,可以在整个繁殖季节观察和研究秃鹫。

  这听起来很正常,但实际操作有很大困难。由于秃鹫巢一般在山上,悬崖上,很难找到,很难达到。

  最初,项目组邀请了一个专业的攀岩队来帮忙。但很快就发现,为了安全起见,攀岩人员在悬崖上挂了很多绳索,很长一段时间,鸟儿不敢回巢,鸟死于饥饿。这种对鸟类的干扰是不允许的,只能放弃。

  之后,请帮助当地的牧民找到秃鹰的巢穴。从项目计数开始,可能花了一年的时间。

  如果算上以前的工作,其实时间应该会更长。马先生说,早在项目开始前,他们就开始搜集信息,比如找志愿者做拉式搜索,通过导游,后备人员和观鸟员了解,各方面的信息汇集在一起​​,他们去现场看看。他们还看到了青海,西藏等地的鹰巢,并有一定的感性认识和记录。在新疆,虽然是从头开始的另一个开始,但并非没有经验。

  马明告诉记者,老鹰有一个特点,做巢就会形成一个社区,就是变成一部电影,相当于这个家庭,所以找一个鸟巢就可以找到很多周边,有几个就在悬崖上了。目前,鹰巢至少有一百个虫子,观察的对象是锁定的。

  发现巢穴足以让研究人员兴奋起来,那么这个工作并不容易,他们不得不爬到悬崖上做观察或者红外相机等等,经常会出现危险。

  有一次在悬崖上,一阵风吹过,马明说他几乎停了下来,几乎栽种了。峭壁尖锐的石块,不经意的将手切,马明的手上有这样的伤痕,他三月上山时因为山体非常滑,不能下山,后来被他的手牵着牵着他离开,那被困在悬崖上的悲剧并没有动,稍有举动就有悬崖坠落的危险。想起这情况,马明依然感叹。

  在“新疆秃鹰”的作者名单中,除了马明,许国华,吴道宁之外,还有20多位作者。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参与了实地工作。有的地方林业局协调调研组的工作,教牧引导,保护区工作人员等。其中有蒙古族,维吾尔族,哈萨克族,回族等少数民族。

  没有他们的帮助,我们不能动弹。在这方面,马明感觉不够,只有帮助他们的人写了序言。

  研究,保护不少

  “新疆秃鹰”共26.8万字,105幅插图,22个表格,9个章节。它包括新疆猛禽的引进,鹰的种类起源和文化,分类和分布,种群规模,繁殖习性,食物和饮食,秃鹰和野兽(如灰狼,雪豹,棕熊)和有蹄类,面临的困境。

  考虑到这方面的国内知识不足,也想精简这些内容。马明说。

  但是,这本书不是纯粹的学术专着。这是从科普的角度和方法写的。例如,从猛禽的介绍开始,数千万年来这个物种的演化历史,国内外的化石,金鹰和天葬和轶事,可读性都比较强。

  无论是专业研究还是科学普及,对于马明来说,写这本书的最终目的是对金鹰的保护有一定的影响。老鹰的种类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生存问题。老鹰的数量正在迅速增长和灭绝。老鹰品种经典列举了近20种在国内外造成伤害的老鹰品种。

  在第九章也是最后一章,有一个金字塔形地图,底部是最大,种类最多的草食动物,其次是杂食动物,食肉动物在上面,还有少量的腐烂的动物在上面。

  它位于食物链的顶端,从草食动物传播到食肉动物,然后再传播到食肉动物,最后传染给腐烂的动物,这意味着它是次级中毒和三次中毒的最终受害者,因此所有的动物垃圾污染物都是很好的对物种的危险。因此,马明说,希望国家能加大投入,重视。从2015年到2016年,他提出拯救“三鹰”的倡议,并建议在中国保护三种鹰类,秃鹰,山秃鹰和胡须秃鹰,以保护所有八种鹰。

  在短短的四,五年时间里,对于已经进化了数千万年的老鹰种类的了解是不够的。金鹰班面临许多问题,不禁为写作感到难过。马明在后记中写道。

  近年来,马明先后从事狩猎,金鹰雕塑,山地秃鹰,秃鹫研究。他说,还有很多需要研究的问题,如分类学的演变,分类地位,迁移动机,繁殖周期,预期寿命等等。

  这些很难做到。我们很脆弱,一支队伍在新疆只做了一点工作。我们没有研究过青海,西藏,云南和四川的鹰类。所以这本书叫“新疆秃鹫”,不能叫“中国秃鹰”。马明说自己六十岁,所以希望有更多的队伍和更多的工作队伍加入进来。

  “新疆秃鹰”,马明,徐国华,吴道宁等,科学出版社2017年2月出版

关键词: 社会科学